石家庄天浩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石家庄天浩法律事务所
电话:0311-86072458
手机:18931976128 13313311852
传真:4008892163转315087
Q Q: 369625113
E-mail: fxdlls@163.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东路183号棉宏大厦1楼122室、123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司法判例 >
中国刑辩第一律师讲述刑事辩护律师培养模式

时间:2012-01-14 15:24 点击:次 [返 回]


中国的刑辩律师相比国外承担着更多的执业风险,这导致中国目前的辩护率极低,很多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得不到律师的辩护。“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律师则向记者详述了京都律所的“刑辩八杰”人才模式。

中国的刑辩律师相比国外承担着更多的执业风险,这导致中国目前的辩护率极低,很多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得不到律师的辩护。对此,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社副总编刘桂明认为突破刑事辩护的困境在于刑辩律师人才的培养,“中国刑辩第一人”田文昌律师则向记者详述了京都律所的“刑辩八杰”人才模式。 

刑事辩护律师的困境只是暂时的

有不少律师认为我国目前的刑事辩护面临绝境,而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社副总编刘桂明却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 “刑事辩护环境只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罢了。刑事辩护胜诉率低主要是有法制环境的缺陷、法律文化的缺失、法治意识的缺位这三方面的因素。”

“而同时我们律师整体刑辩能力薄弱,缺乏论辩技巧。我们教会律师法律知识,却没有教给他们怎么做律师,导致律师包括刑辩律师在辩护活动中没有一个程序而规范化的技能。我见过很多律师,做案子很不规范。从辩护的基本职责定位,到基本能力,到应用当中的各种技巧,都非常缺乏。”田文昌补充说。

他们认为这都是限制刑事辩护事业发展的因素。但对于未来的展望,他们均表示,困境都只是暂时的。刘桂明说:“执业环境的困难与困惑乃至困境只是暂时的、眼前的、局部的,我们不能只看到那些负面的、艰难的、泄气的,我们要看到长远、看到未来。”

培养律师人才是突破困境关键

在刘桂明看来,要突破困境,除了现实的环境因素需要改善以外,律师人才培养是很关键的。他对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八位律师——“刑辩八杰”倍为推崇。

田文昌正是“刑辩八杰”的培养者。当记者问起人才培养秘诀时,他回答:“我们所的律师都会参加律所专门组织的培训,特别是同国外合作直接做培训,还有外界的比如律协的培训,再者,我个人的言传身教对他们也有一定的影响,还有所内的集体讨论相互学习。这几种培训模式加在一起就是我们独有的培养模式。这是一种综合的培养,也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一个优秀的刑辩律师实际上并不用花很长时间培养,田文昌律师说:“只要悟性高,成长很快,三年五年也可以变为优秀律师”。在他看来,成为优秀的刑辩律师一定要学会“偷艺”。田文昌举了“刑辩八杰”之一的韩嘉毅律师作为例子,“我曾跟韩嘉毅说过,你得学会偷艺,有的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技巧的东西有些是讲不明白的,跟着去听去办案子,有悟性的人就能体会到其中的道理。”

专家眼中的优秀刑辩律师

一个优秀刑辩律师的标准是什么呢?刘桂明认为,理想中的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应该:一不怕烦,二不怕累,三不怕事。

“刑事辩护业务是一项既繁重又繁琐乃至更烦恼的工作,不能怕烦;在律师会见与取证、阅卷与出庭之中,体现的是一项劳力又劳心的职业特色,不能怕累;刑事辩护还是一项用力不讨巧、吃力不卖好、给力不管用的工作,因此不能怕事。”他解释说。

而在田文昌看来,具备执业热情、社会责任感、良好职业道德,而又同时具备深厚的理论功底和良好执业技能的刑辩律师应该能称得上优秀,“但目前这样的律师比较少。”

除此之外,田文昌还认为优秀的辩护律师必须具备较强的文字能力。“刑辩律师一定要写好辩护词,辩护词不在于词藻多华丽,关键在于要有逻辑性,要有说服力。”

“八杰”培养模式应该被复制

“刑辩八杰”是京都律师事务所八位在刑事辩护领域有着突出业绩的律师:曹树昌、杨照东、金杰、韩嘉毅、王九川、朱勇辉、柳波、梁雅丽。

刘桂明认为“刑辩八杰”是京都所刑事辩护最大亮点的品牌效应,这种律师组合品牌模式应当得到复制。

他说:“在中国类似这种有作为、有实力、有影响的专业刑辩律师人才组合实在是太少。像京都这样的大型律师事务所,能推出‘京都刑辩八杰’这样的组合品牌,有助于提升业界信心,有助于提携业界后辈,有助于提高业界整体素质。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使更多的年轻人不断茁壮成长、不断发展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