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天浩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石家庄天浩法律事务所
电话:0311-86072458
手机:18931976128 13313311852
传真:4008892163转315087
Q Q: 369625113
E-mail: fxdlls@163.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平东路183号棉宏大厦1楼122室、123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司法判例 >
盗窃被追猝死 擒贼者被告索赔33万

时间:2013-04-15 17:32 点击:次 [返 回]

  2012年12月20日早晨,起床后的张庆国正准备点起火炉,开始一天的生意时,二楼传来了“抓小偷”的呼喊,“是个女人喊的。”随着喊声,从楼梯上跑下一名男子。因为旅店内的楼梯为铁制,所以脚步声特别响亮。

  事发当天,她先把大件行李箱提到了一楼,准备退房。后返回房间内梳洗。下楼时那个男的正在楼道里打电话,还看了我好几眼。回房后,周丹也并未查看装有现金的小包是否还在,正化妆呢,门开了,我的包被扔了进来。感觉不对的周丹赶紧起身开门,当看见有人正跑下楼时,她大喊“拦住他,他偷我东西了”。来不及多想,身为旅店老板的张庆国“穿着大棉鞋”就追了出去。事后沿街录像显示,张庆国落后被追者四秒钟。约二百米的追赶,也颇有意外。

  由于鞋不跟脚,本来自己是追不上那名小偷的,但被追者随后一个返身回跑的动作,让张庆国揪住了对方的衣服。事后办案民警告诉他,监控录像显示,被追者在逃跑中把手机跑丢了,准备回身捡拾手机的时候,被张庆国抓到。

  抓住男子的地点“很快就有人围了过来”,张庆国回忆道。8点28分,一手揪住被摁在地上、屁股着地的中年男子,张庆国一手打电话报警。报警后,张庆国从男子手里抠出了被紧紧攥住的钱,清点发现共约180多元。张庆国告诉记者,等待警察到来期间,地上的男子手在不断哆嗦,并几次气喘吁吁地对自己说:“大哥,对不住了。”报警后发现被抓男子的脸色变得更黄,张庆国随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大约六七分钟后,警察和医护人员几乎同时赶到。见地上男子情况不佳,医护人员要求张庆国陪同去往就近的兰山区第四人民医院; 随后赶到现场的周丹和张庆国的妻子,则被警察带往派出所了解情况。

  死者身上的身份证信息显示,这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名为孙春华,是济宁兖州人。对于丈夫是否有心脏方面的疾病,徐女士表示,从开这个(土产)店才有一点。中年丧子的不幸,令孙春华66岁的母亲受到不小打击,并多次入院。记者再次致电徐女士时,她称自己也正在住院,不愿再多说什么。

  诉状中称,2012年12月19日孙春华一人前往临沂土杂市场进货,当晚在被告张庆国经营的旅馆住宿,“次日早8时许被告不知何故与孙春华发生纠纷,殴打孙春华并将其追赶至旅馆附近的居委会,在孙春华体力不支蹲下喘息时又采用脚踢、腿顶等方式殴打,致孙春华心脏病突发死亡。”为此,死者家属要求张庆国赔偿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生活费等共计332031元。

  张庆国告诉记者,自己抓住小偷只是抢回钱,绝对没有殴打等过激行为。4月10日,兰山区北园路派出所教导员袁警官向记者证实,民警到达事发现场时,现场并未纠缠打斗的痕迹;而民警调取的多处沿街录像中,也没有发现张庆国对孙春华动手。走访中,目击者也表示张庆国不存在殴打孙春华的行为。

   孙春华死亡与张庆国追赶没有因果关系,其作为偷东西的嫌疑犯本身心理过度紧张,逃跑过程中运动激烈,直接导致心脏病发作,张庆国的追赶并非导致他死亡的诱因。

  作为本案的原告方,徐女士对判决结果充满期待和信心,她无法接受丈夫以“小偷”名义猝死他乡的事实。她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把所有证据提交到法院,并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判决。谣言总有澄清的时候。

  虽然作为被告,但张庆国也对案件的判决同样非常有把握。他告诉记者,在法庭上法官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调解,被他当庭否决。

  和原被告双方的信心满满相比,唯有失窃的周丹心存歉意。在这个自认倒霉的年轻女孩看来,是因为自己才让张庆国“摊上大事了”,和纠结于此案中的所有人一样,她也在期待一个公正的判决尽快到来。